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有天在上課時間,阿健的大姐突然來到學校找他,這令他訝異不已,就連阿健的母親都很少到學校來找他,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讓他有了不祥的預感,尤其大姐臉上一抹憂慮的神情,加深了他心裡的疑慮。果不其然,阿健他們家破產了,房子即將被查封,這對當時的他並不能完全的體會與了解,但他知道他將被迫要搬離那個擁有個人房間舒適的家,那時的阿健,大約是小學三、四年級的年紀。有一回數學課,導師依次叫同學上去黑板上作答題目,同學們作答速度很快,連想都沒想就直接在黑板上寫了起來,但阿健一直都沒有被叫到,到了最後他與另一名同學才被叫上台去,老師照樣出了兩個題目要他們作答。阿健盯著黑板上的題目良久,一直思考著要如何解答,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他有了模糊的解答方向,但並沒有很確定,所以遲遲沒有下筆,正好要落筆時,老師要他們停住不再作答了,讓他們兩個人站在講桌旁面對著她。她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告訴他們:「成績不好就要認真一點,你們看其他同學一下子就把答案寫出來了,那像你們兩個站在台上那麼久,一個字都寫不出來,再這樣下去你們一定會跟不上別人的,你們兩個真的需要到老師家參加課後輔導,這樣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好,老師這樣說你們應該都聽懂了吧!」阿健沒有點頭說好,只是低著頭看著講桌邊緣,臉上不斷發燙覺得困窘不已,當下恨死了這位老師,只因為他沒有參加她在家開設的課後輔導班。五、六年級時,學校也開了課後輔導,由當時的導師負責,阿健照例沒有參加,這位導師並沒有逼迫參加,那時阿健的成績實在平平,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壞,一付沒有開竅的模樣,而這位老師不只在意學生的成績,也很關心學生家庭的狀況。以前學生都要交家庭狀況調查表,阿健每次在家境欄上總是想了很久不知如何是好,但好強的他最後都填上了「小康」二字,當時認為被別人知道自己家境不好是件很丟臉的事,有次老師到家裡家庭訪問,了解了家裡實際經濟狀況後,讓他感到困窘不已,有好一陣子躲著老師,不敢與老師單獨見面。老師有次把他叫了去,阿健感到害怕與猶豫,害怕老師會提到他的家庭狀況,但當面對老師時,他一個字也沒提,只是要阿健坐在旁邊,用他的大手輕輕拍了他的肩膀,說了些稱讚鼓勵的話,並告訴阿健要免費幫他補習,要他回去跟父母親說,當時他並沒有說話,只是低著頭靜靜聽著老師說話,但那時阿健忍住了想哭的衝動。之後,雖然阿健還是刻意躲著老師,但畢竟這是不可能的事,好幾次老師問他到底告訴了父母親沒有,他只是搖搖頭表示答案,老師每次都微笑著且溫暖地拍拍他的肩膀,要他回去告訴父母親,其實阿健回家連提都沒有提,好強的他根本不會去向父母開這個口。有一天回家,母親主動提起了這件事,阿健低著頭沈默不語,但從母親說話的語氣裡,能感到她的自責與難過,坐在飯桌上的他用筷子從碗裡挾起一顆一顆的米飯送進嘴裡,動作顯得那麼不自然又緩慢,覺得時間怎麼那麼難熬,阿健不曉得母親什麼時候站了起來,挾了一些菜放進他碗裡,那時他才抬頭看了母親一眼,但阿健看到了母親眼裡的淚水,他無法再看下去了,只能懦弱地低下頭努力地扒起碗裡的飯菜,但阿健卻吃不出任何的滋味。隔天,阿健鼓起勇氣,到了快放學時才去找老師,母親說要他接受老師的好意,老師只說了:「好,很好!」他還是沒有說話。面對老師,阿健從來就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,其實他知道應該要說「謝謝」的,但卻連這兩個字都說不出口,這兩個字彷彿會將內心的折磨全都顯露出來,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情況,懦弱的他害怕會在老師面頭掉淚。老師接著告訴他,「如果班長要向你收輔導費,你就告訴他說媽媽會自己拿給老師的。」他的頭垂得更低了,身體顫抖了起來,阿健看著自己的腳趾頭不安地在鞋子裡扭動,忽然間發現有幾滴淚掉在灰色的水泥地碎裂開來,那時他的眼睛逐漸模糊了起來!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iao149 的頭像
juliao149

通博線上賓果www.cn6r.com

juliao1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